当前位置:中国民主促进会海南省委员会 > 民进学坛 > 会史选辑 > 内容

一次难忘的幸福会见

字号:T|T
2019-08-26 09:39

 摘自《雷洁琼文集》

作者:雷洁琼   

今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同志诞辰九十周年(本文作于1983年,编者注)。毛泽东同志是当代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理论家和战略家,是中华民族历史上伟大的民族英雄。毛泽东同志的伟大贡献,就在于他把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成功地结合起来,在党和人民的艰苦奋斗中形成了适合中国国情的科学的指导思想——毛泽东思想。在这个科学思想指引下,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伟大胜利。毛泽东同志为世界被压迫民族的解放事业和人类的进步事业建立的丰功伟绩是永垂不朽的。

在纪念毛泽东同志九十周年诞辰,缅怀他一生丰功伟绩的时候,许多往事涌上我的心头,特别使我回想起在北平和平解放前夕,我在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村第一次会见毛泽东同志的幸福情景。时间虽然过去了三十多年,但毛泽东同志同我们一起共进晚餐和长谈的经过,永远不会从我脑海中消逝;毛泽东同志对我们的谆谆教诲,我一直铭记在心。今天回忆起来,更引起我对他的深切怀念和崇高敬意。

那是在1948年冬天,继辽沈、淮海战役之后,平津战役已经打响,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即将取得最后的胜利。我当时在北平燕京大学教书,渴望北平早日解放。11月中旬的一天,英勇的人民解放军像天兵一样降临北平西北部,出现在公路两旁的据点里。清华大学、燕京大学、颐和园、香山都解放了,广大群众欢欣鼓舞地庆祝胜利。清华和燕京两校师生纷纷走出校园去迎接和慰问解放军战士。当时,中共中央派张光年、张宗麟等同志来学校宣传党的政策,并作解放北平城里的准备。燕京和清华师生还邀请解放军四野先遣部队负责人刘道生同志作形势报告,两校师生员工心情振奋,礼堂里挤得水泄不通。国民党反动派仍然想作垂死挣扎,派飞机来轰炸,在燕京大学操场上投下几个炸弹,这更引起两校师生的愤怒和痛恨。

解放军进海淀后,立即宣传党的政策,在燕京大学校门对面的墙上,就刷了“保护外侨利益”的大标语。在燕京的外籍教师也同我们一起走出校园,看到戴着皮帽的解放军战士纪律严明,态度和蔼,非常高兴。记得那年燕京大学圣诞节比往年更加热闹,中外师生互相串门祝贺,学校充满胜利的欢乐气氛。

就在欢庆解放的气氛中,民进的马叙伦同志从哈尔滨给我们来信,请我的爱人严景耀去华北解放区出席中共中央召开的有关民主党派的会议。后来接到刘道生同志的通知,邀我们去访问华北解放区。这本是我多年的愿望,一旦得到实现,我内心的喜悦和激动是很难用文字来表达的。一九四九年一月中旬,我们从北平西郊八大处出发,同行的还有费孝通和张东荪。我们都是清华、燕京的教授,费孝通、张东荪、是中国民主同盟的成员,严景耀和我代表中国民主促进会。我们一行四人由八名解放军战士陪同,乘大卡车前往,沿途看到农民运粮支援前线,像一条长龙,甚为壮观。车上的解放军战士,向我们讲了许多解放区人民的生活情况和军民一起打美蒋的故事,一路说说笑笑,忘却了旅途的疲劳。

第二天傍晚,我们到达石家庄,华北人民政府就设在这里,当地的领导同志接见了我们,并安排我们参观石家庄市容。吴晗夫妇迎接我们,我们还遇见了不少燕京、清华两校的同学和从平津来的朋友。在石家庄,我第一次看到解放区的新气象,感到广大干部和人民群众精神抖擞,生气勃勃,反映出一种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决心和信心。

当我们得到去西柏坡的通知时,我的心情更加激动。我们乘着吉普车经过不少村庄田野和山坡,在暮色苍茫中到达平山县。这是中共中央所在地。毛泽东同志从1948年5月到1949年3月,在西柏坡指挥了解放中国的最后决战,主持了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制定了建立新中国的宏图大略,胜利地领导全中国人民从新民主主义革命走向社会主义革命。毛泽东同志在这里写下了《将革命进行到底》《在中国共产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报告》等光辉著作。

我们下车后,警卫人员招待我们进入饭厅。饭厅里朴素整洁。一会儿,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任弼时、邓颖超等同志都来到饭厅。周恩来同志将我们逐一介绍给毛泽东同志。毛泽东同志当时才五十几岁,容光焕发,神采奕奕,他和我们亲切握手问好。我能够在西柏坡见到周恩来和邓颖超同志也非常高兴。两年多以前,我在南京下关惨案中受伤住进医院时,周邓两位同志曾到医院慰问。周恩来同志当时对我们说:“你们的血是不会白流的!”当时他那洪亮的声音给了我很大的鼓舞和鞭策。今天来到解放区,我受到毛泽东同志和好些中共领导同志的接见,说明周恩来同志的预言应验了。

吃饭时,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任弼时、邓颖超同志和我们分别坐在两张普通的方桌旁,共同进餐。毛泽东同志平易近人,谈笑风生,气氛十分轻松愉快,把我们初次见到中共领导人的那种拘谨的心情也逐渐驱散了。

饭后,我们随着毛泽东同志走进他的办公室。这原是一间普通农民的住房,家具简单朴素,办公桌和桌椅都是木制的。桌上有笔筒、毛笔和方形铜墨盒,墙壁上挂着一张中国地图,屋里有电灯,也有备用的煤油灯。我们围绕着书桌坐下,亲切地交谈着。周恩来、刘少奇、朱德和任弼时同志也参加了我们的谈话。

记得毛泽东同志那天晚上谈话的范围很广,大致谈了四个方面的内容。一是谈当时的国内形势和对民主党派的要求。毛泽东同志指出,人民解放战争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但是敌人是不会自行消灭的,正在玩弄反革命的两手:一手是继续组织残余的军事力量在长江以南负隅顽抗;另一手是策动中间力量在革命阵营内部组成反对派,极力使革命就此止步。当时民主党派和知识界中,确有些人主张“和谈”、“划江而治”,造成“南北朝”的局面,针对这些走“中间路线”的错误主张,毛泽东同志精辟地分析了当时的形势,指出摆在中国人民和民主党派、人民团体面前的问题是将革命进行到底,还是使革命半途而废?他说,把革命进行到底,那就是要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一切反动势力,毫不动摇地坚持推倒三座大山,建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共和国。如果使革命半途而废,那就是违背人民的意志,使国民党反动派赢得养好创伤的机会,在一个早上猛扑过来,将革命扼杀,使中国又回到黑暗世界。他以蛇和农夫的寓言作比喻,告诉我们决不能怜悯恶人,要求民主党派必须选挥自己应走哪条道路。毛泽东同志透彻地说明将革命进行到底的道理,指出革命胜利后就要召开新政协,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希望民主党派站在人民大众的立场同中国共产党采取一致步调,真诚合作,不要半途拆伙,更不要建立“反对派”和“走中间路线”。毛泽东同志这番话讲得生动形象,给了我很深刻的教育,增强了我对革命必将迅速在全国获得最后胜利的信心,也更坚定我继续参加爱国民主运动的决心。

二是毛泽东同志非常关心知识分子,详细询问了北平西北郊区解放后,知识分子的思想、工作和生活情况,他特别关心老一辈的知识分子,询问是否还有前清的翰林、进士,要我们推荐人才,还问起留在上海的张澜、罗隆基等爱国民主人士的情况。毛泽东同志非常仔细地听取我们的汇报,他自己谈话不多,有时在关键的地方插几句话,发表一些重要的意见。我们告诉他在国民党腐败政治的统治下,通货膨胀,物价飞涨,清华、燕京两校的教师生活困苦,仍然坚守岗位,等待解放。有的人在蒋介石派飞机接他们去南京时拒绝离开,在解放前夕,清华、燕京两校学生组织了护校运动。毛泽东同志对这些情况听得很认真,并且十分高兴地说,中国的知识分子绝大多数是爱国的,是要革命的。

三是毛泽东同志同我们谈到全国解放后的经济建设和科学、教育、文化事业的发展问题,讲了新社会的美好前景。给我们留下印象较深的是,毛泽东同志强调发展交通铁路运输事业对经济建设的重要性,认为我国幅员广大,内地和边疆地区更是落后,一定要建设一个四通八达的铁路网。他还谈到学术思想的各种派别问题,主张通过自由讨论来统一思想,促进艺术的发展、科学的进步和文化的繁荣。当时还处于战争时期,毛泽东同志就深谋远虑想到革命胜利后的经济和文化建设问题,想到改善人民的生活问题,使我感到他学识渊博,高瞻远瞩,确是令人钦佩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