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民主促进会海南省委员会 > 民进学坛 > 会史选辑 > 内容

旭日东升——记丹阳学校18年的成长历程

字号:T|T
2011-12-08 00:00 来源:民进海南省委员会
 

丹阳学校创办至今,已经18年了!她如一株幼苗,在阳光雨露的滋润下,茁壮成长;她又如一个婴儿呱呱坠地,在母乳的哺育下,已经到了令人注目的年龄了!

18年,在历史的长河中,是非常短暂的,只不过是弹指一挥间而已。然而,对一所民办学校的成长历程来说,却是艰辛而又漫长的。她经过风风雨雨的洗礼,走过坎坷曲折的征程。如今,她仍踏着艰难而稳健的步伐向前迈进。

回顾18年前——1993年(其实是从1992年底就开始筹备),儋州市民进拟在那大兴建一所民办学校,可当年市民进,一无资金,二无校舍,想办一所学校谈何容易?!

 当年市民进的成员只有40多人,然而,他们多是儋州教育战线的精英,是那大中小学的中高级教师,更主要的是他们有一股办学的热情。他们说干就干,于是,民进的老主委谢协中先生和新主委黄玉香女士,在那大一小的办公室召开了全体会员大会,讨论有关办学之事宜。当时还请了我市教育界德高望重而又富有教育教学经验的老领导老教师朱广林、林炳禄、高伟耀几位同志来列席会议。会上会员们一致表示要办成这所学校,为儋州的教育事业作出我们应有的贡献。大家还提出了许多办学的意义、办法和措施。列席会议的几位老同志亦表示要支持民进办成这所学校。

决策定了,民进的领导们有了信心,下了决心,于是着手实施——首先由当年的民进主委黄玉香起草办学方案,同时向市政府提交申请办学的报告。由于办学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很快就得到了市政府的批准——“同意建办儋州市丹阳学校”(儋府函【1993201号)。

红头文件下来了,他们的信心就更足了,面临首要的问题就是筹款,无钱寸步难行。但如何筹款,向谁伸手呢?当年的民进会员都是清贫的书生,可民进的决策人认为办学校是为国为民的好事,一定会得到社会支持的。于是他们便发起向群众捐款——首先由民进市委会做起,要求每位会员,尽其所能为办学校出一份力量。当年会内唯一的企业家老板王盛德先生带头捐了1000元,其他会员也都慷慨解囊踊跃捐款;民进省委领导更是大力支持市民进办学,当年的正副主委吴葵光、黄国强和其他委员李志远、黄炳光等同志均带头捐款外,还发动了全省的会员捐款,支持儋州民进办学;民进中央领导知道了下面一个基层组织办了一所学校后,亦给他们寄来了5000元资金,表示支持。

当年市的领导也非常支持民进办学,市政府曾经两次共拨了10万元资助,时任儋州市委书记的于迅、副书记的骆林华、副市长的李永喜等领导均为这所学校捐了款;特别感人的还是当年的人大主任符瑞熙、政协主席陈士光、人大副主任温炳妹、许美燕和退休的朱广林等领导同志都曾陪着黄玉香主委到各个机关单位、企业去捐款,那些单位的领导同志看到老领导都来了,不管多困难都得慷慨解囊资助办学了。如木棠开发区和美扶开发区领导就各捐了一万元。离开儋州的民进会员和那大中学校友,亦为丹阳的建办奉献了爱心。

市民进在较短的时间内便募捐到10多万元,作为启动资金,对丹阳的办学起了很大的作用。但对建办一所学校来说,那只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后来省财税厅领导从建设基金中拨付了50万元,作为兴建教学楼的资金。正是用这笔资金兴建了第一座三层的教学楼,才奠定了学校的基础……总之,丹阳学校就是这样依靠各级领导和社会各界热心教育人士的关心和扶持办起来的。他们为了交付土地款曾向银行贷款了30万元,为了付清教学楼的基建款亦向私人借过贷。前进的步伐是艰辛的,然而,他们从未畏缩过。

下面要谈一下找校舍、寻校址等的情况。市政府已批准办学了,在年内必须招生上课。随即向市教育局申请招生。当年的教育局长是陈德贤同志,他非常支持民主党派办学,那时连校舍都还没有,他就同意丹阳招生了。市民进的领导们赶快到处找校舍,最后租借了市党校的食堂。他们把食堂隔开,中间作办公室,两边作课室;还在旁边租了两间宿舍,给主要领导和老师住。丹阳学校就从这里起步了……78月份开始招生,91日正式上课。当时许多群众还不了解学校的情况,所以只招到59个学生。开学那天,他们请来有关领导和所有学生家长,会上,时任民进主委兼校长的黄玉香同志,郑重地向大家宣布:丹阳学校今天开学了!接着向大家讲了民进办学的宗旨和办学原则及其发展前景等,大家听后都很受鼓舞,家长们也很满意。

由于他们聘请的老师多是富有名望又有教学经验的老教师:林炳禄、高伟耀、李盛廷等;还有各校的民进会员(教学骨干)来兼课,因此教学质量较好,学生人数随着逐年增多,最多的时候一年内就招到6个班,300多人。

办学校一定要有自己的校园,于是民进的领导们随即到处寻找适于办学的地址,当年市委会的几位同志:黄玉香、王盛德、邓卓卿、蔡亚水等,他们徒步走遍了那大的周边,有时谢协中、朱广林、林炳禄等几位老同志也陪着他们去找,却很难找到合适的地方,因较好的又很贵,要10多万元1亩,根本买不起。最后还是在朱老的学生陈再金同志的帮助下,才找到现在的校址。陈同志是那大镇政府分管土地的一位领导,他很关心教育,支持办学,所以他很快就画出了50多亩学校用地的蓝线图,并嘱咐要去请于迅书记批字。当时黄玉香主委和符积森委员拿着征地报告和学校用地的蓝图,就到于迅书记家请他批字。于迅书记是最关心教育支持办学的领导, 因此,他看了学校用地报告后,很快就在上面批了字:“永喜同志:同意建立这个学校,其名称请筹办者先提出意见。用地问题请国土局按公益事业用地提出意见。选地问题可按建委规划组意见。如再有何困难请教育局提出研究。”。 这两位同志拿到于书记的批字后,非常高兴和感动,第二天就把于书记的批字送给李永喜副市长看。她看后随即又在上面批了字:“按于书记意见办……”市建委的同志看了两位领导的批字,很快就给他们画出了学校用地的红线图,国土局的同志又给他们办了征地手续。市民进终于拿到了50多亩的学校用地了!

 学校用地有了,可是没有给农民付征地款就不能在那上面建校舍。经过与农民商谈,每亩的地价为1.5万元,50多亩就要80多万元。当年对民进来说,那是个天文数字,又如何去筹这笔款呢?唯一的办法就是向银行贷款了,他们向银行申请贷款80万元或60万元,可当时正碰到银根紧缩,很难贷到款。最后黄主委找到工行的行长邓廷其同志,向他说明贷款的原因,恳求他尽量帮忙解决,不然这所学校就办不成了。邓行长是那大中学的校友,经过几个月的调整,银行最后给丹阳学校贷了30万元的款。儋州市委领导又从其他地方借了10万元,给农民付了40万元征地款后,才开始兴建校舍。

市民进用省财税厅资助的50万元,在新校址兴建了一座三层的教学楼,又在其左侧建了几间平房(瓦房),做为教师和学生的宿舍。19941225日,阳光明媚,丽日当空,丹阳的全校师生,欢天喜地的从市党校搬到了自己的新校园。从此,丹阳人在这张白纸上绘画新图……

这里原是一片荒山,到处杂草丛生,地势高低不平,离市中心较远,道路又不通,在当年,这里恰如一个较为偏僻的山村。丹阳学校的师生们在这块土地上开始清除杂草,平整土地,开辟道路,兴建校舍,美化校园。

在各级领导和社会各界的关心支持下,经过18年的辛勤耕耘,如今,在这片50多亩的荒地上已经建起了10多栋楼房了:有34层的教学楼,有4栋二三层的教工学生宿舍楼,有十多间一层的宿舍房,还有厨房小卖部等,建筑面积近8000平方米。教学设备亦颇完善,有多媒体教室,有电脑室,有理化实验室、有绘画室;有水泥篮球场和羽毛球场,还有简易的田径运动场等。校园内水泥校道四通八达,其周围绿树成荫,花草成行,环境幽静。这块荒山已经成为青少年学生学习的好地方了。令人欣慰是他们付清了土地款,各种债务亦基本付清。随着市政建设的发展,水泥路亦铺到了近校门口,晚上路灯明亮,行走便利。这里再也不是过去那僻静的山村了。

丹阳学校开始只办初中,2005年增办高中部,已是一所完全中学了。现有高初中20个班级(初中7个班,高中13个班),学生千余人。18年来,已招生五千余人,毕业三千多人,为高一级的院校和社会输送了一批批合格的人才。已毕业的学生中,有博士(麦博儒)、有研究生(符冠富、陈坚志、廖建乐、叶志高、陈小敏、曾允花等)、有中小学教师、有医生、有干部、有工人农民……他们在各自的岗位上发挥着自己的才干,为社会作贡献。

前进的道路是曲折的。对民办学校来说,生源是最主要的,没有生源学校就不能发展和生存。丹阳学校十多年来,前一阶段发展都较为顺利,由于教学质量较好,每年的中考成绩在市内均名列前茅,所以生源是逐年增多的,许多乡镇农场的学生都慕名而来。招生人数由原来的50多人增至300多人(6个班),特别是2001年至2005年,是丹阳的鼎盛时期,每年都招到300多人,全校学生增至千余人,造成学生宿舍都非常紧张。可是到06年后,由于国家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后来又实行了“两免一补”的政策,丹阳的生源便走下坡路了,开始逐年减少。特别是这二三年来,均只招到2个班100余人的学生,致使初中学生由原来的千余人减至三百多人。现在许多地方的民办学校都停办了。这些情况给丹阳的领导教师带来了不良的影响,产生了悲观的情绪。有些人在议论,丹阳的前途何在,能否办下去呢?加上聘请教师也遇到不少困难,所以会内有些会员提出,干脆把学校卖掉算了。在这种情况下,新老主委谢群峰、黄玉香和现任校长黄萍,几人开了碰头会,研究丹阳的现况。他们经过研究,认为学校一定要继续办下去,目前初中生源少,办学有困难,但高中还是有发展前途的,因教育发展纲要中提出要加快普及高中教育。所以增设高中部是明智的举措。于是市委会召开了全体会员大会,向全体会员们讲清了丹阳的现况和发展前景。 表示不管遇到多大困难,学校都要继续办下去。谢群峰主委说:“丹阳学校是我们民进的一批老领导老会员,经过十多年的艰苦奋斗创下的业绩,是儋州教育事业的一份优质资源,是他们的心血。我们要珍惜她、呵护她,让她不断发扬光大,决不能在我们的手里毁掉,若是如此,我们将成为罪人呀”。谢主委说得真好!那次大会,老主委黄玉香、校长黄萍均在会上讲了话,给大家鼓励很大,消除了悲观情绪,增强了办学的信心和勇气。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丹阳学校抓住了机遇,增设了高中部。有了高中后,省教育厅每年便给他们下达了高中会考学籍指标。开始时给200名,今年增至300名指标,这就保证了高中的生源。而且各公办学校的高中招生指标亦有限制,不让其随便扩招,这样就确保了民办学校招生的来源。2011年,丹阳高中的300名指标全部用完,还有不少学生要来报名,但既无指标亦无住处,再无法多招了。今年初中招生也完成任务,因高中人数增多了,无学生宿舍,初中只能招收两个班一百余名学生。今年高中初中招生任务完成得较好的原因,还有丹阳今年的高考中考的成绩较佳。一百多人参加高考,一本入围的有3人,二本的有7人,三本的有25人,入本科线人数达35人;其他人全部达到大专的分数线,可说百分百的人都可升学。丹阳招到的学生,都是公办学校招后才招的,因此生源质量偏低。但这些学生到校后,经过老师三年的辛勤培育和自己的刻苦努力,能考出这样的成绩,普遍受到家长和群众的好评。今年中考成绩也较好,一百来人参加中考,有一人满分,已被海师附中录取,上省市重点线的有5人,上那大二中线的有14人。目前全校师生正满怀信心地向前迈进。

18年,在历史的长河中是短暂的,可在现实生活中却并不短,就以丹阳学校来说,18年也发生了巨变——丹阳的山变了,水变了,人更变了。

丹阳的荒山上已竖起了十多栋楼房,遍地种满了花草树木。他们已在这张白纸上绘出了一幅美丽的图画……

丹阳的水变了,他们过去喝的是浑浊的井水,现在喝的是清澈的自来水……

丹阳的人更变了——

学生们由少变多,由聚到散——他们一批批的进来,又一批批的出去。他们奔向高一级的学府,奔向社会,奔向各自的人生……

丹阳的领导老师们的变化更大:

——一批批老领导老教师相继退休;一批批骨干教师输送到公办学校任教;

——丹阳的老校长黄玉香:办校初期,她刚从市进修学校退休,可说当年她还是个年富力强的高级教师。为筹办学校,她与其他老会员一起东奔西走——去筹钱,去找校址,去找教师,去开会……可她总是神采奕奕的,从未叫苦叫累。而如今,18年的沧桑岁月,使她变老了——变成一个年逾古稀的白发苍苍的老人了。可她说:“为了不让学生和别人说她是个这么苍老的老太婆,便把发染黑了,伪装一下,然而自己脸上镌刻着岁月留下那深深的痕迹,是无法抹掉的。岁月不饶人呀!”她虽然年老了,身体又不太好,可她仍经常到学校去,走一走,看一看,关心着丹阳学校的成长和发展。

如今,丹阳学校的领导和教师们都年轻化了,除了少数刚退休的而又富有教学经验的老师外,绝大部分都是大学毕业不久的年轻人。他们有精力,有活力,有干劲,生气勃勃,丹阳大有希望!

儋州市民进创办的这所民办中学,已经走过了18年的历程,她为国为民培育了一批人才,为儋州的教育事业作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丹阳学校必将为社会作出更大的贡献。

我们期待丹阳学校,能像初生的旭日一样蓬勃向上,在冲出地平线的刹那,便将她灿烂的光辉洒满在琼州大地上。

(笔者:无悔——一名民进老会员)